樱桃小说网 > 武动神尊 > 第两千五百八十九章 神子杀心
轰!

战台嗡动,撑不紫府仙海之威压。

弟子们看的心惊,自知紫府仙气的可怕,连华山神女都满目忌惮,昔日斗战,也曾被紫府仙气重创,那片紫色的仙海,可怕至极,稍有不慎,便会被碾成飞灰,魂飞魄散。

紫色仙海翻滚,看客们已不见叶辰身影。

仙海中,叶辰翩然而立,能清楚感觉到,气血在被极尽抹灭,紫府仙气太强,如泰山压顶,一丝丝一缕缕,都能碾成一尊圣人,紫府仙体的先天道气,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

自然,他是不惧的,于仙海中缓步而行,如闲庭信步,感悟此仙气的玄奥,真真的不凡,也难怪在诸天,叶凡不止一次被重创,紫府仙体之霸道,并非虚妄。

“这就被镇压了?”真传弟子们惊异。

“八成是,紫府仙气太凶悍。”不少长老都摸了下巴,也想窥看紫府仙海,却看不穿,先天道气自有先天遮掩。

“对新晋的圣人,也好意思动紫府仙气?”一男修真传弟子撇嘴道,战力虽不如华山神子,却看他贼是不爽。

华山神子冷笑,满目轻蔑,本不想动紫府仙气,但为了面子,只能不要脸了,紫府仙气都出了,不赢没天理。

可惜,他这装逼的姿势,还是没怎么摆好。

在所有人望看下,一声龙吟乍起,传自紫府仙。

而后,便见一头金色神龙腾跃而出,龙躯矫健,乃叶辰以道化成的龙形,一个霸气侧漏的神龙摆尾,甩向华山神子。

“你....。”华山神子色变,施了守护神通,但还是被甩翻出去,所谓的守护,在叶辰神龙摆尾之下,脆弱不堪。

“真就破了?”漫长哗然,难以置信,都知紫府仙气的可怕,竟也未能镇压叶辰,反而被冲破,给了华山神子重击。

“莫忘了,他有道经与帝蕴。”有长老笑道。

“道经与帝蕴在俺们这。”太白一声干咳。

这话,听的四方一阵侧目,再看叶辰时,眼神儿多了一抹骇然,无道经与帝蕴助威,竟都能破紫府仙海。

“三招已过,装叉劈了吧!”又是那男修真传弟子,乐呵呵的,声音虽小,但落在华山神子耳中,就如若震天轰雷。

的确,三招已过,他未能斗败叶辰,就好像被人扇了两巴掌,脸庞火辣辣的,高高在上的他,如何能忍。

吼!

伴着一声龙吟,他也化成了龙形,冲天而去,硕大的龙眸,已多了一条条血丝,正将眸子染成猩红,刻了一抹狰狞。

同一瞬间,看客们皆仰了头,望向苍缈,一金一紫两头神龙,大战正酣,碾的苍空寸寸崩塌,龙吟声如若雷霆。

“果是强的离谱。”

华山神女俏眉微颦,对叶辰另眼相看了。

要知道,华山神子本身乃准帝,紫府仙气都出了,都未能镇压叶辰,一定意义上来讲,华山神子已然输了。

只是,她哪里知道,叶辰并未动全力,若用巅峰状态,华山神子早已落败,叶辰若想灭他,何需三个回合。

之所以这般掩藏实力,自是为去天庭做铺垫,太过恐怖了,反受人戒备,他可不想整日被人窥看,把他看成一个打酱油的便好,谁闲的蛋疼,整日去盯着一个小石头精。

吼!吼!

龙吟声雄浑,响满天地,修为弱的弟子,耳膜都被震得溢血,多有眩晕者,站都站不稳了,大战波动太大。

华山真人收了眸,继续煮茶,口中的这个他,自是指华山神子,无论心性、战力、天赋,都已败给了叶辰。

“师兄这般看重小石头,显然已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。”华山仙子坐下了,“那帮老家伙,不会同意叶辰上位。”

“华山派系之争,吾已厌倦,可此番,吾必会倾尽全力扶他上位。”华山真人淡淡道,“真要将华山交给神子,不出百年,华山必成天庭附庸,此间厉害,师妹该是知晓。”

“六成以上的长老,都亲和天庭,师兄之压力,师妹自懂得,但愿师兄力挺的小家伙,他年能压得住华山门面。”

“他做得到。”华山真人一笑,不经意间,已对那个小石头精,多了一抹强大的自信,那会是一个坚定的信念。

轰!砰!轰!

两人说话时,封天台方向的轰隆,愈发强盛了。

遥望而去,叶辰与华山神子已变回人形,一人伫立西方苍穹,一人伫立东方虚空,再以仙术对轰,惊天动地。

叶大少的演技,一如既往的精湛,自始至终,都给人一种错觉,一种他与华山神子旗鼓相当的错觉。

反观华山神子,脸色就狰狞不少了,一次又一次将要拿下叶辰,却偏偏拿不下,对面那个石头精,就是个妖孽。

“两百回合了,咋还越打越强了。”地元真人神情奇怪,看叶辰那货,再战上八百回合,也多半活蹦乱跳。

“竟这般能打,真让吾意外。”太白金星啧舌,先前仅是听太乙夸赞,今日得见,真真信了,不止抗打,还很能打。

“对上他,有几分胜算。”华阳笑看华山神女。

“未战过,并不知。”华山神女较含蓄,一瞧便知,藏着底牌,叶辰能与华山神子战的不分伯仲,但未必斗得过她。

杀!

一声嘶吼传下虚天,华山神子震怒了,狰狞着面目,再聚紫府仙气,聚成了一柄紫色仙剑,一动破开乾坤阴阳。

众长老看的皱眉,连华山仙子与真人也皆如此。

华山神子所动之法,已超出切磋的范畴,这般疾言厉色,这般狰狞可怖,明显是要杀人哪!这是恼羞成怒了啊!

暴露这等心性,更坚定华山真人传位叶辰的决心,堂堂一派神子,竟是输不起,动了杀人的念头,若将华山交给此人,必定没落,他根本就没有做掌教的胸襟和魄力。

叶辰神色悠然,紫府仙剑虽强,那也得能命中才行。

然,他这脚掌方才抬起,还未等落下,便觉体内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作乱,来的太突兀,波及了他本源,喷了鲜血。

噗!

紫府仙剑到了,一剑贯长虹,洞穿了他身躯,刺目的鲜血,如雨倾洒,滴滴刺目,看的诸多女弟子都忍不住捂眼。

一击重创,华山神子气势大盛,一脸狞笑,横跨虚天而来,不准备给叶辰喘息机会,也真正动了杀机,要将叶辰诛灭,也省的日后成祸患,说白了,就是怕叶辰危及到他。

“天人五衰。”

叶辰稳了身形,皱下了眉宇,已寻出那股神秘力量的出处,乃自身的一种劫数,进阶圣人时,必会出现的一种劫。

也对,应劫之后,他已非荒古圣体血脉,进阶圣人时,会有天人五衰劫,未等渡过这等劫,倒是忽略了这一点,可他想不通,这天人五衰为何迟到了,他已是圣人巅峰,将要突破大圣了,这个节骨眼儿上,咋还有这等桥段。

“死吧!”华山神子杀到,一剑无匹。

一瞬,叶辰强行镇压了天人五衰,一步挪移,避过了一剑,翻手一记大摔碑手,抡翻了华山神子,虽依旧未动全力,可这一掌,却是颇够分量,还敢对老子动杀机?

噗!

华山神子喷血,横飞出去,脸色又狰狞一分,都不知是如何挨的这一掌,明明受了重伤,又哪来的反击之力。

“吾不信。”

但闻这厮一声怒喝,豁的定住了身形,眉心神芒爆射,乃一面神镜,是他的本命法器,万道神芒垂落,寂灭无匹。

叶辰就干脆了,拎出了定海神针,一棍给其敲了个粉碎。

噗!

本命器碎裂,华山神子又喋血,难以置信,那可是神铁铸造的神镜,竟这般被敲碎了,他的本命器,未免太脆弱。

“那根铁棒,真好宝贝。”太多人仰首,盯住了叶辰手中的定海神针,一棍敲碎神铁铸造的本命器,绝对的凶悍。

“挨上一棍,感觉该是不错。”不少老家伙捋了胡须。

噗!噗!噗!

虚天的一幕,就颇为血腥了,小石头拎着铁棒,大展神威,一路压着华山神子爆锤,一棍更比一棍霸道,棍棍见血。

啊.....!

华山神子披头散发,嘶嚎声震天,每每欲反攻,皆被打回来,身负做多帝道仙法,竟都不及叶辰一根棍子好使。

未等他定身,叶辰一棍又到,一棍给其送了下去。

伴着一声轰隆,华山神子与战台亲密接触了,浑身血骨淋漓,也不知是伤的太重,还是本命法器遭反噬,竟昏厥了过去,久久都未见起身,实则,是叶辰一棍,力道太强。

于神子而言,昏过去也好,这若醒着,自受不了四方的眼神儿,你丫的一代准帝,竟被一个小圣人干败了。

以华山神子之心性,不发疯才怪,何等早过这等惨败。

叶辰从天而落,擦了嘴角鲜血,一个突兀的天人五衰,真来的让他措手不及,应劫前未渡这劫数,应劫后却要补上了,可他依旧搞不明白,既是有天人五衰,为何迟到了。

可笑的是,在场所有人,包括暗中的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,都以为叶辰已渡过天人五衰,此番若知晓,必也惊异。

“看吧!还是我好心。”

依旧是那个男修真传弟子,一跃上了战台,带走了昏厥的华山神子,嗯...准确说,是一手拽着神子一条腿,一路拖下去的,看的四方人嘴角直扯,报复,这绝对是报复。

不过,这副画面,看着还是很舒爽的,特别是平日被神子欺凌的弟子,都有一种跑上去,狠狠踹他几脚的冲动。

“赢了。”地元灌了一口酒水,心情还是不错的,他与华山真人属一个派系,平日亦看不惯神子,更期望叶辰嬴,也更期望叶辰,能继承华山的衣钵,成下一任华山掌教。

有人欢喜,自也有人忧。

太多长老的脸色,都是阴沉的,而他们,并不属掌教一派,多是站在神子一方的,如华山仙子所言,华山派系之争,六成以上的长老,都与当代掌教不和,表面风平浪静,实则,暗潮汹涌,历代哪一次掌教继位,都少不了血雨腥风。

这,便是政.治。

蓦然间,一缕白光飞上了战台,没入了叶辰体内,仔细一瞅,乃是一枚丹药,而且,还是一枚八纹丹,疗伤的神药。

出丹者,乃华山神女,叶辰浑身的伤痕,瞬间复原。

弟子长老皆侧眸,望向了华山神女,看样子她也想找叶辰练练了,不想占叶辰便宜,不惜给出八纹丹与叶辰疗伤。

叶辰就很上道了,又硬生生的,挤出了一丝鲜血。

好嘛!华山神女也慷慨,又给了一颗,真是个小富婆。

这下,看客们又坐正了,小石头打败了第一真传,斗败了华山神子,若再赢了华山神女,那就真的包圆儿了。

“点到为止。”伴着清灵的话语,华山神女翩然落在了战台,笑靥如花,一双灵澈的美眸颇洁净,演化着道蕴。

“好说。”叶辰扭动了一下脖子,没有打女人的习惯,但也不会怜香惜玉,又不是他家的媳妇,谁家的谁心疼。

华山神女一笑,微微闭了眸,下一瞬,又豁然开阖。

就是这一瞬,叶辰神色当场木讷了,双目也空洞,仿佛变成了一个傀儡,看其脸上,再不见一丝人之情感。

对面,华山神女也好不到哪去,神态跟叶辰一般无二。

战况就是这般戏剧性,一句简单的对白,一个恍似成了冰雕,一个仿佛成了石像;一个杵在战台东方,一个杵在战台西方,都不动了,就那般对立而站,画面极为诡异。

“这.....。”太乙真人挑了眉,都不知发生了啥。

莫说他,四方弟子也看的一头雾水。

“大梦无极。”地元真人眸子微眯,眼界颇高,已看出了端倪,唏嘘又啧舌,“好你个丫头,还敢用这仙法。”

看出端倪的,可不止是他,凡看出着,嘴角皆直扯。

“咋都不动了。”更多人挠头。

这话顶好使,方才落下,便见华山神女动了,一步踉跄。与此同时,对面叶辰也动了,摇晃了一下,险些栽倒。

“你扯淡的吧!”华山神女张口便骂。

然,话是从她口中说出的不假,但却是叶辰的声音,没错,是叶辰的声音,更准确说,他元神在华山神女的体内。

“怎...怎会如此。”对面,叶辰一脸的懵,话语自是女音,很显然,华山神女的元神,在叶大少的肉身里。

“未曾悟透,便拿出来用?这等秘法也敢儿戏?”

“别咋呼,让我想想。”

“你这号的,真不知如何当上神女的。”

一个小石头精,一个华山神女,一边杵一个,也不干架,竟搁那斗嘴,每有一人说话,看客们眼珠便摆动一下,瞅瞅这个,再看看那个,这俩人,好像是换了肉身哪!

“真是戏剧。”

乾坤峰的华山仙子与华山真人,表情也有够奇怪,看的颇真切,华山神女施了大梦无极不假,却是出了问题,稀里糊涂,便与叶辰换了肉身,看这架势,还换不回来了。

于是乎,本该是一场惊艳的大战,此刻愣成了打嘴仗,不明所以的弟子,还被蒙在鼓里,不知这是啥个桥段儿。